博客日记

《面对失去,好好悲伤》:如何面对父母的死亡?

对许多人来说,父母的过世是我们第一次面临重大悲伤的经历。

如同末日来临

你与父母的关係将是决定你悲伤程度的一个重大因素。对妮娜来说,她母亲是她的至交和知己,她们每天都要聊天数次。妮娜也仰赖母亲给她的所有建议,包括教养、婚姻、烹饪等各方面。她母亲的死,在她的生命中留下巨大的空虚感,那是连丈夫和孩子都无法填补的孤独。在有些例子中,例如杰玛尔的情况,父亲或母亲的过世让他再也没有机会解决既有的複杂、矛盾关係。这时,内疚和愤怒会佔上风。

如同其他的丧恸,你要先了解,这项关係对你有何意义、你究竟失去了什幺,这样你才能够识别、并了解你经历的情绪。接下来,你可以决定该如何因应。妮娜发现,她最孤单的时刻,是独自一人做家事的时候,所以在这段时间,她打电话给她的姐妹分享回忆,推测母亲对她们生活中的事情可能会有什幺看法。杰玛尔则发现,与童年的朋友分享心情会很有帮助;还有,打场激烈的篮球赛也能平息他的怒气。

你可能还会随着悲伤而产生各式各样身体不适的反应,例如空腹感或胃痛。你也会很难集中注意力或正常思考。你甚至会想要跟你的父亲或母亲联络,一度以为他们还在人世。在盖莉的母亲去世几个月后,她想打电话问妈妈一个问题,要拿起话筒拨号时,才突然想到母亲已不在人世。

你会对悲伤过程的漫长感到震惊。有些未经历过重大失落的人,以为自己在葬礼过后就会不再悲伤。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经历悲伤的过程包含许多情绪起伏。在某些时候,悲伤是剧烈的,而在其他时候,你可能又应付得很好。许多看似枝微末节的琐事,例如接到兄弟姐妹打来的电话,或是偶尔瞥见一张照片,都可能会让你悲从中来。你的人生已经走到从未造访过的陌生之处。

「人难免一死」的认知

只是抽象地知道「人终究会死」,以及将那一点反应到自己身上,变成「有一天我也会死亡」的体悟,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距。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种强化个人「终将一死」的意识,是从中年的某个时候开始。有四个想法会产生这种意识。

第一,我们不再能想像「将自己年龄加倍」后的生活,而会提醒自己人生有限。例如,当我二十五岁时,我可以合理地想预知我五十岁时会过什幺样的日子。然而一旦迈入五十大关,要想像一百岁的人生就变得很困难了!

第二,随着年龄渐增,我们会意识到年纪对人所产生的侷限性。像是到了四十多岁,大多数人就得开始戴起老花眼镜。我们也会深切体认到自己不再具有以前曾经拥有的活力。

第三,我们可能会经历朋友离世,死亡的原因不是意外或自杀,而是疾病。这会增加我们对于身为人的无力与脆弱感。

第四,这一点或许是对死亡意识最重要的认识:人到中年后,我们的父母离死亡就更近了。只要父母健在,我们就会觉得自己很安全,无论这种感觉有多不牢靠。父母比自己早一步离世,符合了这世上所有事物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有位朋友说了一则故事:他的家族为父母辈最后一位离世的亲属举办葬礼,所有的亲戚都说,家族团聚的唯一时机似乎就是在葬礼,从现在开始应该要安排家庭聚会。就在这时,我朋友八岁的儿子高声说道:「下次的葬礼就会轮到你们其中一个。」

这种死亡意识分别有积极与消极的一面。当我们意识到自己难逃一死时,对死亡的焦虑就会增高。这或许可以解释,我们中年时对死亡产生的焦虑,会比年老时更严重。我们会更积极地为死亡预做準备,例如拟定遗嘱等。我们也会更关注自身健康,并定期做健康检查。我们可能也会开始关心灵性的层面,探究死后的世界。

死亡意识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提升我们的生活层次。我们可以理解人生的短暂,决定培养我们重视的情谊,并且摆脱那些令人不快的人际关係。

我们也可能在生活中找到新的热情。对杰玛尔来说,他父亲的过世强化了他与儿子建立正向关係的渴望。杰玛尔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有限,他会积极地与儿子分享经验和共同进行活动。

总之,父亲或母亲的离世,很可能会改变你对死亡和生命的定义。

关係改变

家庭是个系统,无论它们是否完全运作。家庭成员扮演的角色、亲属之间的互动,以及他们对彼此的行为方式,全都相互配合。当我们删除其中一部分(即家庭中的某个成员)时,那个系统就必须做出改变和调整。所以当父亲或母亲去世时,我们会发现家庭中的所有关係都变得不一样了。

一、仍健在的父亲或母亲

尚在人世的父亲或母亲必须适应失去另一半的事实,并经历许多个人的改变。有些人可能会变得更独立,并发现自己从不知道的优点;有些人可能因为丧恸而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表现悲伤,而这些变化也会影响身为子女的你。你会担心父亲或母亲该如何因应这种失落,还有他们的健康状况。他们服药了吗?他们变胖还是瘦了很多?是否有忧郁症的迹象?母亲有起床吗?或者这个曾经一丝不苟的人如今似乎蓬头垢面,又或是家里变得凌乱不堪?

有时候,问题可能是出在你身上。法兰克的母亲洁若琳过去五年都照顾着先生,而且十分尽责,法兰克对此相当佩服。然而,在她丈夫去世的几个月后,她以法兰克从未见过的方式生活着。她在一群老年人间变得很活跃,也参加旅游活动。在她七十五岁的生日派对上,他母亲还和一些男性朋友调情。法兰克对此感到很愤怒,他觉得母亲对父亲不忠。虽然他的兄弟姐妹都能接受这点,甚至为母亲展开新生活而感到欣喜。在进行谘商时,法兰克了解到,在他心目中,母亲应该要处于某种永久哀悼的状态,然而这不仅不切实际,而且也不够厚道。

此外,你可能需要对父母承担起新的任务。当我父亲去世后,改由我妹妹负责支付帐单,这是父亲在世时一直以来的责任。有些人则是发现,父母可能会愈来愈需要关怀,甚至需要旁人帮忙处理每一件大大小小的事情。虽然你希望能帮忙,并且尽可能陪在他们身边,但你也必须意识到自己的侷限性。如果父母真的需要仰赖人,你不需要独力承担。

看看你家人以及社区资源可以提供什幺协助。你也可以寻求照护管理人(care manager)之类的专业人员协助,这些人既可以评估年迈父母的需求,也可以让你接触到各种可利用的服务。

二、你与仍健在的父亲或母亲

你与仍然健在的父亲或母亲关係可能会变得密切。我父亲去世后,我很喜欢听我母亲说起他们俩的爱情故事,我父亲要是在世,听了一定会觉得尴尬。他们俩在高中就开始交往,当时我父亲成绩优益,我母亲担心她博学多闻的男友听到她历史分数那幺差时一定会与她分手。但我父亲发现后,只是笑了笑,并告诉她,他不在乎她的历史成绩是多少,也不想和她一起读历史;他只想和她一起创造历史。这些小故事让我对我父母有新的认识,也与母亲产生一种新的亲密感。

另一方面,失怙或失恃也可能导致你与仍然健在的父母疏远。你会发现自己处理的不是失亲的单一失落,还有其他关係也随丧亲而淡化或失去的双重失落。例如,已故的父亲或母亲在生前是担任缓冲的角色,使亲子间的关係维持平顺。但一旦居中协调的人去世后,另一位在世的亲人与孩子间的关係就会变得疏远。

在某些情况下,悲伤的压力可能会使紧张加剧和引发冲突。即使面临相同的失落,我们也会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处理悲伤。有时候,我们的应付方式,可能对另一个人没有意义,或甚至与对方的观点相冲突。例如,有些人可能希望避免交谈,有些人则希望能分享回忆。然而无论以何种方式应付丧恸,悲伤都会产生压力。当我们面临压力时,很容易就会对周遭的人发洩。当父亲或母亲去世时,这种情况就经常出现在仍健在的父或母与孩子之间,而这会是对峙和疏离的根源。

三、你与兄弟姊妹的关係

你与兄弟姐妹的关係也可能改变。在某些情况中,你们共同的悲伤和经历会让彼此变得更紧密。分担仍然健在的父母的照护职责,可以增加沟通的机会,形成更强大的关係。

但同样的因素也会增加冲突。你和兄弟姐妹对事情可能有不同的反应和处理方式,这会导致误解和沟通不良。即使你原本就预期会失去父亲或母亲,但你还是会感到悲伤,而悲伤和照护会产生压力,在这种充满压力的情况中,照护者很容易会把怒气发洩在最亲近的人身上。对于被认为是关键人物或是帮忙较少的兄弟姐妹,照护者可能会感到憎恨。

如果在父母过世之前,与兄弟姐妹的关係不好,这种失落更会使冲突加剧。

四、你与配偶的关係

你可能会从与配偶的关係中获得支持,并发现新的领悟,因为你开始意识到自己生命有限。

杰玛尔就发现他与妻子艾莉莎的关係变得更紧密了。当杰玛尔向艾莉莎诉说自己的悲伤以及与父亲的抗争时,她表达了支持。她不但因此对杰玛尔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且对他从未如此表达出内心感受而深深感动。艾莉莎也明白他对自己孩子的承诺与保证,这样他就不会重蹈他父亲的覆辙。

但有时候,与配偶关係的变化可能没有那幺正向。照顾父母的紧张和压力可能会造成与另一半间的冲突,毕竟要兼顾父母以及配偶、孩子的需求会很困难。儘管有些配偶会对伴侣的悲伤表示支持,但有些人可能会对你的反应以及你悲伤的强度和持久感到不耐烦,尤其如果他们没有经历过失落,又或是对失落有不同的因应方式。只是,你对这个问题可能也要负一些责任,也许你对失落或是对缺乏支持产生的怒气,使得你暴躁易怒而不自知。

五、孩子与祖父母

有些情况也许是因为相距遥远,又或者祖父母与父母的关係不好,使得孩子与祖父母并不亲。

但如果你的父母是疼爱孙子,并且是居中调停你与孩子冲突的祖父母,那幺你的孩子肯定会因为失去祖父母而需要疗伤止痛。失去他们,可能会大幅改变你与孩子的互动和关係。

孩子们也可能憎恶你花在照顾父母上的时间和心力。他们对死亡充满矛盾:虽然失去祖父母,但却很高兴再次受到父母的关注。或者,他们会变得焦虑,因为他们试图了解你的悲伤,不过看到昔日「强势」的父母变得眼泪汪汪,他们可能也会因此受到惊吓。

六、其他人

父母的过世会使你与远亲、或平常就不常往来的亲戚更疏远。或许你会与支持你的朋友更接近,并且与那些在你面临悲伤时似乎不太有耐心的人渐行渐远。

当然,也有些丧亲者在他们的任何关係中都未经历任何变化。你的家人和朋友可能会如你的预期和需要提供支持,或者你自己拥有不错的复原能力。对许多人而言,父母的过世不论带来多少痛苦,但丧亲的必然事实仍在意料之中。我们会发现,工作和家庭责任既能抚慰我们,也能使我们不致被悲伤所压垮。

相关书摘 ►《面对失去,好好悲伤》:面对丧亲悲痛,什幺样的安慰很伤人?

书籍介绍

《面对失去,好好悲伤:伤痛不会永远在,练习疗癒自己,找到成长的力量》,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肯尼斯J.多卡
译者:林丽冠

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将数度面对许多次的「失去」,失去友谊、失去亲人、失去恋人……,每段失去,都令人痛苦、煎熬且难以言喻。当你泪流不止、当你心情低落,你不知道这条伤心之路究竟会持续多久,自己又该如何开启新生活,你徬徨无助,又深陷其中……

国际知名的悲伤辅导与心理治疗师肯尼斯J.多卡博士认为,悲伤不是能在短期内痊癒的疾病,而是条漫长的旅程。你不需刻意遗忘,或努力让自己早日走出伤痛。透过本书,你将了解每个人都以独一无二的方式悲伤着,没有任何规则能定义某个人的悲伤反应是正常或异常,程度是强烈或轻微;悲伤也没有所谓的终结,即使在丧恸之中,你仍然继续与离去者维持着连结,只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进行。

悲伤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好好面对失落,决定你该如何继续生活。你曾经熟悉的世界可能会变得陌生,又或许你必须重新学习之前轻忽的技能,尽你曾经疏忽的义务。但最重要的是,你现在必须学习在没有对方的世界中重新坚强活下去。

《面对失去,好好悲伤》:如何面对父母的死亡?